我转开门锁,自一天的辛劳中归还温暖的家庭
  「亲爱的,」我的妻子微笑着迎接我,她穿着朴素的白色连身裙,黑发绑成一条马尾在脑後随着脚步摇晃,「你今天似乎特别晚呢。」
  「是啊,和学生讨论到很晚。」我道,下体还隐隐传来刚才奸淫女学生清嫩肉穴的快感。
  「讨论?」妻子突然掩嘴窃笑了起来,脸上泛起薄薄的樱红色,「用这个坏坏的东西?」她纤细滑嫩的妙指探入了我的裤中,「怎麽讨论的?」她兴奋的问道,我看见她纯棉衣物下那对耸起的乳头。「你又没穿胸罩了,」我笑道,捏捏她右边的乳头,「啊┅┅嗯┅┅」妻子娇媚的笑了起来,温暖的手指已经侵入我的内裤里面,轻柔的套弄起阴茎来,「别捏了┅┅不然┅┅」她扭动着身体,但却没有拒绝的意思。
  「不然怎麽样?」我笑问。
  「人家┅┅人家的奶会流出来的。」她微笑道,覆盖着乳头的白色棉质已经吸满了乳汁,变成带着浅蓝的颜色。「嘻嘻┅┅你又怀孕了吗?」我笑道,「啊啊┅┅」妻子虽然上了年纪,但成年女性贪淫好色的程度却是年轻女子所无法比较的,她用手掌爱抚着我的龟头,透明的黏液已经沾满了我整根阴茎,「还不都是┅┅还不都是你┅┅每次都要在人家的肚子里面┅┅射满精液┅┅用精液洒在人家的子宫里面┅┅」她口中埋怨,却欢喜地伸出舌头来,舔舐我的嘴唇。 我将她纳入口中,深深吸吮起来,甜美的滋味便从舌尖传来,酸甜的气味,还带着乳香。
  「哈┅┅啊┅┅」良久,我俩才分开,「亲爱的┅┅」妻子脸上又露出了淫荡的神情,「你怎麽弄那些女学生的?也把我像那样弄一弄。」她缓缓解开我的裤带,褪下我身上的衣物,露出那根微微发光的粗大阴茎。
  我脱下她的衣服,两粒巨乳砰砰的弹出,粉红的乳头上有些许浅白色的乳汁。连身裙下面是黑色的吊带袜,但那美丽的花瓣却是赤裸的,上面沾满了透明的露珠。
  「好湿啊┅┅」我用手指确认,一边叹道。「嗯┅┅人家┅┅今天等你好久┅」妻子深深陷入肉欲的娇媚脸庞激起了我强烈的欲望,「你想知道我今天怎麽弄那些女学生的吗?」我笑道,让妻子躺在客厅中的地毯上,缓缓欺上她的身体,阴茎滑顺的插入她湿透了的肉穴。
  「啊┅┅」妻子的雪白乳房颤抖着,「怎麽弄的?告诉我吧。」她娇喘道。
  我将阴茎深入至底,龟头抵住那多蜜的花心,缓缓抽送起来。「我今天破了三个女学生的处女。」我笑道,「啊啊┅┅」妻子淫媚的扭动着身体,两腿交缠在我的腰上,臀部配合着阴茎的抽送,前後的摆动。
  「我首先在走廊上将一个女学生拖到了楼梯下面的杂物间里,」我道,把玩着那不断溢出乳汁的柔软乳房,「我在里面奸淫了她,将阴茎插入她雪白内裤下的处女阴道,她的处女膜非常轻薄,一下便被我插穿了,流了不少鲜血。」我挺送着,龟头先端传来难耐的美妙快感,妻子她听到我诉说奸淫女学生的经过显得非常的兴奋,肉穴更加紧锁,「你怎麽奸淫她的?她有哭吗?你在她里面射精了?」妻子亢奋的问道,花蜜更加难遏的自那肉壶之内奔出。
  「嘻嘻┅┅」我笑道,轻轻亲吻妻子的唇,「我当然在她里面射精了,我把她压在身下,缓缓的把阴茎一 插入她,她兴奋的扭动着,一下就高潮了。我不断的抽插她高潮中的肉 ,在她的嘴巴和阴道里面射满了精液。
  「啊啊啊啊┅┅」妻子陶醉的呻吟着,想像着自己就是那被奸淫的女学生,「她┅┅那麽快活吗?」妻子问道,「她一开始痛苦的反抗,但是当我的龟头狠很咬住她的花心之後,这个小女孩马上便像妓女一般的扭起了屁股来。」我笑道,「她┅┅都叫些什麽?」妻子兴奋的问道,我一边加重抽送的力道,「「老师!啊啊┅┅老师┅┅我要死了┅┅再奸我┅┅强暴我┅┅强奸我吧┅┅我要您像个妓女般的奸淫我!」」我道。
  「啊啊┅┅奸我吧┅┅淫我的穴┅┅你的小妓女┅┅插遍她的肉穴儿!」妻子模仿那女学生,淫乱的重复呻吟着,「亲爱的,快奸我吧,像那女孩一般的搞我!」我笑着吻她的唇,「你忘了你本来就是我的学生吗?」妻子吸吮着我的唾液,娇声叹道:「啊啊┅┅老师┅┅快把您的学生插穿吧,在她的肚子里面射精┅┅用阴茎奸我吧!」
  我们两人达到了猛烈的高潮,龟头抖动着射出大量的精液,和妻子体内喷射的大量淫水混成一气,在那美妙的肉穴中滚动。
  「啊啊┅┅亲爱的┅┅我的好哥哥┅┅我的爹啊┅┅」妻子水汪汪的黑色眸子深情的注视着我,令我回想起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担当国中生的导师时,便将班上最美丽的女孩子带到家中,整整奸淫了她一个礼拜。那个女孩日後变成了我身下这个美丽的妻子。
  「好爹爹┅┅你在想什麽?」妻子环抱着我的颈子,娇声道,「我正在想我们第一次相遇的事情呢。」我道,「嘻嘻┅┅」妻子噗哧一笑,「你最坏了啦,把人家关在屋子里面,强奸了我一个礼拜,人家当时才十二岁呢。」妻子的脸又泛起了俏丽的红晕,想来也正回想着那美妙的一个礼拜。「那一个礼拜┅┅我几乎都没有喝水┅┅都是喝着你的精液┅┅」妻子的脸上又露出她少女时代的娇怯神情,但却多了成熟女人的淫媚气息,「我就是那时候怀了你的第一个孩子┅┅」
  「我的精液好喝吗?」我问道,一边感到阴茎又缓缓在妻子体内硬挺起来,「讨厌┅┅哥哥坏┅┅」妻子轻轻咬了我的肩膀一下,「人家┅┅巴不得整天都吸吮你的南傍国,把那香喷喷的精液都给吞到肚子里面呢。」我高兴的笑了起来,再度深深亲吻妻子甜蜜的嘴唇,一边缓缓抽动起来。
  「啊┅┅」妻子呻吟着,「美保她┅┅直到十二点时都在等你呢,你要不要去看看她?」我一边吸吮着妻子香甜的乳汁,一边缓缓将阴茎拨出,「喔,那真是糟糕,我忘了今天是她的二十一岁生日。」我道,只见妻子的花瓣之间不断涌出黏稠的白色蜜浆,妻子缓缓的用手指沾起那汁液,一边伸出舌头,将手指上的蜜汁都舔舐殆尽。
  「没关系,快去吧,我去看看小伙子们睡了没。」妻子柔声道,我这才别过她,往二楼的女儿房间走去。 .
  长女美保今天二十一岁,和次女若兰住在一起,两人的床铺分成上下铺,美保是睡在下铺。
  我缓缓打开女儿房门,只见一片阴暗,两人想必都睡了。我不愿吵醒她们,也不开灯,便迳自轻手轻脚的走入她们房间。
  过了一会,我的眼睛适应了房内的黑暗,藉着窗外的月光,我弯腰俯视着熟睡的美保,她娇美的脸庞上依稀有着乾涸的水迹,乌黑的长发散在赤裸的背上,只见她全身通赤的趴在床上,深深熟睡着。
  但我看出了她身上多处乾去的水渍,我想像着家人为她举办的生日会,三个儿子将阴茎插入她的肛门、肉穴和口中,将他们的年轻精液毫不保留的给予他们敬爱的大姊,作为她二十一岁的生日礼物。
  过了一会,我惊讶的发现我的大女儿美保的肛门中,正缓缓涌出一股股的浓稠精液,随着她的呼吸,肛门内的精液被身体挤压,而不断的溢出她柔软滑嫩的肛门。
  看着那圆滑匀致的臀部,和那隐约可见的两片美丽蚌肉,我的阴茎再度坚硬起来。我小心翼翼的爬上美保的床铺,她和我都全身赤裸。我急切的想要奸淫我睡梦中的美丽女儿。
  我轻易的用手扳开美保无防备的双臀,将嘴巴靠近她香喷喷的臀部,奇怪的是她的花瓣之间竟然没有半点精液,只有一些甜美的淫蜜。我用缓缓的吸吮美保的花瓣,又是咬啮又是舔舐,手指也轻轻播弄那渐渐红肿的花蕊──在那两片花瓣连结处的小巧阴蒂。
  我的舌尖缓缓的探入了美保的温暖肉洞内,开始像蜜蜂般贪婪的吸吮她体内涌出的蜜汁,那阴暗又湿热的洞穴内正不断溢出甜美的佳酿,美保的身体蠕动着,鼻息渐渐的粗重起来,撩人的喘息声不断自她娇嫩的双唇发出。
  我不禁想起今天被我奸淫的女孩,她有着一副美妙的淫穴。我在教室内碰见她孤单的坐在位子上,看来是因为身体不适而无法叁加体育课。於是我便将她的衣服强行脱下,把阴茎猛力的插入她的穴内,品尝了她的处女,一边玩弄着她的身体。
  她奋力的反抗着,但和那个在杂物间被我强奸的女孩一般,她也是个天生的妓女,我捏着她小巧坚硬的奶头,「很舒服吧?」我在她耳边低声道,「被老师在教室里面强暴,是你平常就在幻想的事吧?」她当然摇头否认,但是我从她渐渐湿润的下体和逐渐温驯的态度中,知道她已经开始发情了,「啊啊┅┅老师┅┅」一会儿之後,她便呻吟着,吸吮起我的舌头来,「我好喜欢老师┅┅上课的时候,我都看着老师,偷偷的自慰着┅┅」她的肉 像是活物一般激烈密实的吸吮着我的阴茎,看不出来竟是个不折不扣的处女,「老师┅┅」她呻吟着,被我压在地板上,阴茎深深的插入她刚被开苞的稚嫩淫穴,「请奸淫我的身体┅┅强暴我┅┅ 弄我的小穴┅┅」她像是头发情的母狗般紧抱着我,臀部生涩的扭动着想让阴茎抽插至底,「我是个淫荡的坏孩子┅┅需要老师处罚我┅┅」她喃喃叹道,陷入了龟头撞击花心所带来的快感之中。 「啊啊┅┅老师┅┅我好喜欢老师┅┅淫我吧┅┅奸我的肉穴┅┅」她一边喊叫着,一边落入了无限快乐的性高潮之中。我在她体内深深的射精,直到将她的小小子宫都灌满了我的种子为止。 ]
  我一边吸吮着美保的花蜜,一边回想着今天奸淫的女孩们,她们最後都像个淫荡的妓女般贪婪的渴求着我插弄她们留着淫汁的肉穴。
  突然一股火热的液体猛的喷出,美保的身体抽搐起来,我吞咽不及,温暖的黏稠液体便哔啦的喷到了我的脸上,溅满了一床。